粤ICP备17011316号
畅行航空网/NiceFlt

俄新发动机试车对华有何启示

来源:新浪军事
分享到:

俄新发动机试车对华有何启示


  新浪军事编者:为了更好的为读者呈现多样军事内容,满足读者不同阅读需求,共同探讨国内国际战略动态,新浪军事独家推出《深度军情》版块,深度解读军事新闻背后的隐藏态势,立体呈现中国面临的复杂军事战略环境,欢迎关注。

  2016年“双11”(11月11日),火爆的不只是中国电商。俄罗斯第五代战机项目也迎来一个重要的时间节点,当天T-50使用的“第二阶段”、也就是最终版发动机“30型”型首次启动,预计将会在2017年底开始飞行试验。

  T-50目前使用的“117型”型发动机,俄罗斯原计划让装备“117型”的T-50首先服役,“30型”完成研发后在后续飞机上使用。但因为经济和西方禁运原因,T-50研制和装备进度放缓,这样量产T-50反而似乎可以“更早”的用上“30型”。

  今天,北国防务(微信ID:sinorusdef)就是说说这款苏/俄第五代军用航空发动机的发展与启示。

  苏联第五代战机动力系统的研发计划起始于1981年。当年,美国率先提出了下一代战斗机研发计划ATF,按照冷战中主战装备针锋相对的原则,苏联也在同一年启动“战斗机-90”计划。

  当时,如日中天的米格设计局与后起之秀苏霍伊设计局同台竞技,最终前者的设计方案胜出,即后来被很多人以“出师未捷身先死”形容的米格1.42/1.44原型机。在战斗机方案竞标的同时,为其配套的发动机设计方案也进行激烈的较量,对阵双方是大名鼎鼎的留里卡-土星设计局和莫斯科联盟设计局。

  强者恒强,留里卡-土星设计局的AL-41F方案战胜了莫斯科联盟设计局的R179-300方案。米格1.44与AL-41F这一对不逊于YF-22/F119的强强组合就这样走到了一起。

  不过,与普惠公司全新研发F119发动机做法不同的是,留里卡-土星设计局是在此前已经非常成功的AL-31F发动机基础上研制AL-41F的。AL-31F大推力涡扇发动机堪称苏联航空发动机工业最后的巅峰之作。

  很难想象,没有这样一款强悍发动机的推动,苏-27战斗机会拥有如此优异的性能并发展出庞大的型号家族。不过,很少有人知道的是,AL-31F在历时9年的研发中也像苏-27战斗机一样经历了超重、减重、为了补偿强度再增重、又减重的曲折历程。该发动机的设计性能几度反复,进度拖延,以至于苏-27首架原型机T-10-1首飞时安装的还是AL-21F-3涡喷发动机。

  而且,AL-31F研制中的很多数字也创下了苏联航空发动机工业的历史记录,比如总共制造了51台试验用发动机,总运转时间高达22900小时。当AL-31F发动机于1985年顺利通过苏联国家试验时,其出色的性能很快就征服了几乎所有苏-27系列战机飞行员的心。

  留里卡-土星设计局选择在AL-31F的基础上研制AL-41F,既可以有一定的设计传承、减小技术风险,也可以节省一定的研发费用、降低成本。按照当时的设计指标要求,AL-41F要比AL-31F减重20%、推力增加30%、全寿命周期使用成本降低25%,同时配备有轴对称矢量喷管。

  作为苏联空军的重点项目,AL-41F的研制进度推进的很快,留里卡-土星设计局先后生产了26台试验用发动机,除了进行数千小时的台架试验,还在图-16亚音速空中试车平台上和米格-25超音速空中试车平台上分别进行了亚音速、超音速飞行试验。

  然而,就在AL-41F安装到米格1.44原型机上准备进行首飞的关键时刻,苏联在那个圣诞夜以一种悲怆而高效的方式宣布了自身的不复存在。独立后的俄罗斯继承了大部分苏军军力,以及正在进行了一大批先进装备研制计划。

  不过,这些在他国看来是让人垂涎欲滴的财富,但是落到俄罗斯人头上却成了无法承担的重负。于是,不仅大批军力、装备被裁减,包括米格1.44、T-95在内的下一代武器研发计划也纷纷下马或暂停。米格1.44直到2000年俄罗斯第二位总统普京上台后,才以两次告别试飞的方式彻底结束了自己的使命。

  苏联解体对于这个昔日帝国的方方面面的影响都是翻天覆地的,航空发动机工业亦不例外。苏联航空发动机工业同其他军事工业一样,遵循着计划体制下基础研究、型号研制和产品制造三个相对独立体系由政府部门统一领导的格局。但是,独立后的俄罗斯首任总统叶利钦全面采取所谓“休克疗法”,对其继承的苏联工业体系实施私有化,其航空发动机工业因此遭受重创。

  从1991年到2000年,俄罗斯航空发动机工业因为国家拨款和国内订货急剧减少,只能依靠向中国、印度等国出口各型发动机来勉强维持自身运转,不仅生产实力大幅下滑,基础研究和型号研制等科研部门的人才流失也非常严重。2000年,奋发有为、精明强悍的普京登上总统之位后,决心重振俄罗斯国力,其中就对航空发动机工业进行了大刀阔斧的结构重组。由此,俄罗斯航空发动机工业才真正开始恢复往日的雄风。

  俄罗斯研制第五代军用航空发动机是从1996年空军提出的“战斗机-2000”计划开始起步的。当时,新生的俄罗斯空军虽然面对诸多困境,但是在美国推进研发F-35的压力下,决定依靠自己的力量研制一款与之类似的轻型多用途单发隐身战斗机。

  为此,留里卡-土星设计局启动了代号为“117型”的新型发动机研发计划。不过,“战斗机-2000”计划很快就因为种种问题而下马,“117型”发动机项目也只进行到图纸设计阶段。1998年,俄罗斯空军再次提出“21世纪战斗机”计划,研制一款任务定位类似于F/A-18E/F的中型多用途隐身战斗机。

  此后,该计划几经反复,最终在2001年确定为研制一款能够与F-22相抗衡的重型多用途隐身战斗机,这就是今天经常登上各大媒体头条的PAK-FA第五代战斗机,其原型机代号T-50,正式服役后型号可能为苏-50。

  PAK-FA计划确立后,其配套发动机采用的还是留里卡-土星设计局的“117型”。同当初的AL-41F发动机设计模式类似,“117型”也是在AL-31F基础上进行深度改进设计而成,同时也采用了部分在AL-41F发动机上经过验证的新技术。

  最终,“117型”被作为“第一阶段”发动机用在T-50的验证机上,而性能稍逊的“117S型”则被用在了最新的苏-35战机上。

  但“117型”虽然性能相比AL-31F有了大幅提高,却毕竟是脱胎与后者,有它的极限。因此进一步发展“30型”发动机是势在必行的,这就是留里卡-土星公司和礼炮公司联合研制的“30型”发动机。该型发动机彻底摆脱了此前几个型号均脱胎于AL-31F的设计理念,采用了全新的结构布局以及最新的材料、工艺,在可靠性大幅提高的同时,性能相比“117型”还有相当程度的提高。

  从1991年苏联解体至今的25年,俄罗斯第五代军用发动机的研制历程从某种意义上看,几乎就是俄航空发动机工业几番波折起伏的缩影。

  而就在今年8月,中国航空发动机集团公司正式挂牌。可以说,对于刚刚从中航体系独立出来的中航发,俄航空发动机工业的曲折经历实在有太多值得借鉴的有益启示。

  目前,俄罗斯航空发动机工业已经形成了规模较大的联合发动机制造集团和规模较小的礼炮发动机科研生产中心两大集团并立的局面。

  • 前者对原有的各个独立分散的设计局和生产企业进行全面深度的资源整合,在俄罗斯国内外发动机市场上占有绝大部分的份额,是俄发动机工业的绝对主力。

  • 后者虽然产业规模和市场份额较小,但是专注于AL-31F改进型的研发,其代表性产品就是AL-31FN和AL-31FM1/M2/M3,中国空军歼-10、歼-11、歼-15等战机采用的都是该公司生产的发动机,甚至歼-20也采用了AL-31FM2作为服役初期的动力系统。

    也正是通过与中方的技术交流,使得礼炮发动机科研生产中心最终凭借过硬的实力,成为PAK-FA发动机的参与研制方。

  此外,在基础研究方面,俄罗斯政府无论资金多么紧张,也要挤出预算维持中央航空发动机研究院等机构的运作。今后,俄罗斯政府还计划对所有航空基础研究机构进行资源整合,建立自己的“NASA”。(作者署名:北国防务)


留言提交